宫心计 美联储会姓“特”吗?

发布时间: 2017-09-19 08:54:46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张文娇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张文娇报道】美联储“二号人物”、副主席斯坦利·费希尔9月6日因“个人原因”向总统特朗普和白宫递交辞呈。同样面临离开的还有美联储现任主席珍妮特·耶伦,她的任期将于明年2月结束。沉默了将近两个月,在下任美联储主席人选要展开一场混战时,特朗普公开谈起现任联储主席耶伦。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表示:“我很尊重耶伦,我喜欢她,尊重她。可我还没有做决定。”

费希尔是美联储主席耶伦的坚定盟友,美国财经界元老级人物,也是今年第二位提出辞职的美联储理事。在他离开后,美联储7名理事职位中只有3人在位,在美国史无前例。那么,美联储今年人事动荡透露出哪些信号?费希尔的离职对美联储政策前景影响几何?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们认为,费希尔的离职在短期内不会对美联储政策造成大的影响,但是支持耶伦金融监管政策的力量会有所弱化。同时,也意味着特朗普态度对美联储的影响更大,货币政策可能会进一步鸽派,金融监管可能会进一步放松。下一任美联储主席的候选人主要有耶伦和高盛前总裁加里·科恩。而科恩能否当选,尚存在变数。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中心主任 黄志龙

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 邓海清

经济学家 宋清辉

美国总统特朗普14日表示:“我很尊重耶伦,我喜欢她,尊重她。可我还没有做决定。”他还说,美股“表现非常好。”图为现任联储主席耶伦。(图片来源:新华社)

费希尔谢幕美联储: 耶伦身后的“危机斗士”

在美联储声明中,耶伦表示“我个人对费希尔的友谊和服务充满感激。我们将想念他的明智建议、幽默和智慧。”同时,费希尔具有敏锐的洞察力,在学术研究和公共服务领域的远见,为美国财政政策做出了重要贡献。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中心主任黄志龙评价,无论是经济学成就,还是金融市场影响力,费希尔都拥有独一无二的话语权。他与耶伦构成了美联储“梦幻组合”,为美国经济复苏和货币政策常规化做出了突出贡献。

在国际金融界,费希尔算是典型的老派全球领袖。近50年职业生涯中,他被称为现代经济政策教父之一。上个世纪70年代,身为学者的费希尔与埃德蒙费尔普斯、约翰泰勒共同构建了新凯恩斯宏观经济学的基础,主张政府干预经济活动。1977年,他独立撰写了《长期合同、理性预期和最佳货币供应规则》,证明了在黏性价格环境下,即使存在理性预期,积极的货币政策也是必要而有效的。

上个世纪80年代,任教麻省理工学院期间,费希尔影响了众多后来在世界经济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人物。他曾是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的博士生导师,为奥巴马的经济顾问萨默斯、罗默和小布什的经济顾问曼昆等人授过课。此外,他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英国央行前行长墨文金、印度央行两任行长拉詹和苏巴拉奥、智利央行前行长德格雷戈里奥等。

费希尔在国际金融界的影响力巨大,堪称元老。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告诉欧洲时报记者,21世纪以来,全球货币政策完全由费希尔领衔的“麻省理工货币学派”的MIT弟子所主导,如果非要从全球央行领导圈中的“MIT学派”中选出一个“带头大哥”,费希尔当仁不让。

到了上世纪90年代,费希尔走出象牙塔,在世界经济舞台上频频现身。1994年,他出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第一副总裁,并在此后亚洲和欧洲经济危机中发挥了积极作用。进入21世纪,他先后担任花旗集团副主席、以色列银行行长和美联储副主席。期间,费希尔帮助以色列成功度过金融海啸,也帮助美国改善了金融系统、维护了金融稳定。

供职三年多,在美联储,费希尔和主席耶伦的观点属于偏鹰的一派,主张通过货币紧缩政策,来提升美元价值。而按照此前计划,美联储将于今年9月缩表,并可能再次提高美国联邦基金利率。但眼下,费希尔闪辞,耶伦失去重要盟友,主张限制美联储职能的兰德尔·夸尔斯积极入局,令美联储的走向变得更加不确定。

费希尔。(图片来源:中国日报网)

美国货币金融政策重大变革可能性不大

作为美联储副主席,费希尔的职责是维护美国金融稳定,他主张实行紧缩的货币政策和严格的金融监管。费希尔认为,“1930年之后过去了整整80年,才发生了可以与大萧条相比肩的金融浩劫。可上次金融危机刚过10年,每个人似乎都想重返金融危机前的旧状。这是非常危险的,也是非常短视的现象”。

他还直言,“一群高智商的成年人居然会得出结论,认为推倒过去10年中一步步建立起来的完善系统,着实令人费解”,并表示“美国政府还未能出台法案,妥善处理好主流信贷机构之外的影子银行系统,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邓海清分析,这表明费希尔认同金融放松监管可能是导致金融危机的重要原因,同时,费希尔对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金融严监管持极为肯定态度。

尽管如此,黄志龙还是认为,费希尔的离职在短期内不会对美联储政策造成大的影响,但是支持耶伦的金融监管政策的力量会有所弱化。比如,今年7月,特朗普就提名私募基金经理、共和党人夸尔斯加入美联储,担任负责银行业监管的副主席。

夸尔斯主张,限制美联储的职能,使货币政策更加“规范、透明”,也就是按照既定程序决策减少委员的主观影响。夸尔斯还主张,重新评估严厉监管金融机构的《多德-弗兰克法案》,彰显其去监管倾向。

在黄志龙看来,虽然新任职美联储领导层可能会进一步鸽派,但美联储渐进加息、缩表的政策会继续推进。因为,美联储主席和美联储理事一旦任命完成后,美联储的独立性也有法律保障,直接对国会负责,总统对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干预渠道或能力并不多。

同时他也认为,美联储金融监管进一步松动是大概率事件。

邓海清同意这一说法,他认为,如果美联储姓“特”,可能使美国的货币政策偏向宽松、金融监管政策偏向去监管化,但带来重大变革的可能性不大。一方面,特朗普倾向于任命与自己意见较一致的人,因此美国的货币政策、监管政策大概率将会更偏向宽松。但另一方面,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制定归根结底要以经济的走势为核心,货币政策中止“缩表”、或者是货币政策偏离经济的可能性不大。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预测,美联储将于今年秋季开始缩减其4.5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之后可能会再度加息一次。但他还是认为,费希尔离职对美联储政策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因为,金融监管是防范金融危机的根源,重视金融体系监管,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避免金融危机重演。

对资本市场的影响,邓海清认为,美元走弱将是大概率事件。特朗普是弱美元政策,其货币政策偏向宽松,除非美国经济再次大幅走好超预期,否则美元进一步走弱将是大概率事件。另外,美联储作为全球流动性的水龙头,美联储的偏向宽松将使得全球股票市场走好,再加上美元走弱带动大宗商品价格回升,将会使得资本市场风险偏好的回升,利好全球股票市场。

19和20日的美联储货币政策会议,其结果甚至可能会对今年全年的市场走势产生决定性影响。图为美联储大楼外。(图片来源:新华社资料图)

费希尔闪辞 换取特朗普对耶伦信任?

早在2017年2月11日,美联储理事塔鲁洛声明将在4月5日前后正式离任,成为2017年以来的第一位提出辞职的理事。9月6日,美联储副主席费希尔同样提出辞职,成为第二位美联储提出辞职的理事,再加上费希尔自身在国际金融界的地位,这引发了美联储的人事动荡以及市场的广泛担忧。

黄志龙认为,到明年2月份,特朗普将有机会提名七名管理委员会成员中的五名,这使他能够选择不太会加息或放宽银行监管的官员。目前来看,特朗普希望以高盛前总裁科恩取代耶伦,担任下一任美联储主席。但最近科恩在英国《金融时报》上公开批评特朗普对夏洛茨威尔暴力事件的回应,令他接任的变数增加。

黄志龙还表示,费希尔的闪辞,可能使耶伦连任的可能性增加。原因有二:一是特朗普将按照历史惯例,继续保持美联储决策的连续性,以免引起市场过度动荡;二是于费希尔闪辞或许是耶伦连任的支持者和反对者妥协的结果,以换取特朗普对耶伦连任的支持。

但是,耶伦连任也有不利的因素,上月她在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行长会上的发言表明,她将继续坚持2010年《多德-弗兰克法案》的严格金融监管举措,这显然与特朗普的放松金融监管的方向不符。

邓海清认为,最有可能接棒耶伦的是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特朗普首席经济顾问科恩:一方面,今年7月,特朗普曾明确表态,特朗普首席经济顾问科恩是未来美联储主席的理想人选之一;另一方面,彭博社于6月和8月分别开展了对联储候选人胜选情况的民意调查,在6月的调查结果中排名第五的科恩到8月攀升至榜首,耶伦则从第一落到第二,二者的得分以绝对优势领先于其他候选人。

但他也提醒到,科恩近期表示,对特朗普关于“白人至上”游行的发言非常不满,甚至考虑过辞职,这一表态可能让特朗普不满,因此有“失宠”的可能性。但无论如何,宋清辉认为,特朗普偏好低利率,势必会挑选能维持利率在低位、从而促进经济增长的人选。这意味着美联储或姓“特”,美国的货币政策会发生重要变革,会带来深远影响。

链接:美联储料本周宣布缩表时间表

本周全球金融市场将迎来年度超级大戏——美联储货币政策会议,其结果甚至可能会对今年全年的市场走势产生决定性影响。尽管市场普遍预计美联储将维持利率不变,但非常可能宣布备受期待的缩表计划。这对于金融市场将产生深远影响,可能引发市场剧烈波动,美元、黄金、股市等资产短线都可能遭到“缩表冲击波”的影响。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美联储主席耶伦也将召开新闻发布会,她的讲话同样可能引发市场巨澜。

北京《财新》杂志报道, 分析师指出,此次美联储会议有很多值得关注的焦点:除了缩表时间和声明基调外,决策者将修正经济和金融预期,并把预期时间范围延长至2020年。美联储主席耶伦在记者会上有很多可以讨论的话题,甚至有可能涉及她对下一个任期的意愿。

据美联储7月会议结束后进行的调查显示,华尔街大银行们一致认为,此次会议将维持利率不变。

美联储上一次加息是在6月会议,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25个基点至1.00至1.25%,而这也是美联储从2015年12月开始货币政策正常化过程以来的第四次升息。在这之前,美联储维持利率区间0至0.25%长达七年,因美国经济艰难度过并缓慢摆脱大衰退。

(编辑:木槿)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