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改革 动了谁的奶酪?

发布时间: 2017-05-12 10:37:31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宫雨霏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宫雨霏报道】2017年4月28日,巴西爆发了近21年以来首次全国总罢工,抗议总统特梅尔提交的劳工及养老体系改革法案,特别是提高退休年龄。此前,4月25日,巴西众议院特别委员会以27票赞成、10票反对通过了政府提出的劳动制度改革方案。特梅尔政府认为,更灵活的劳工法规将重振经济,还警告称再不改变,国家养老体系就会破产,经济会面临崩溃。曾经潜力巨大的新兴市场为何陷入如此困境?拉美地区的发展受到何种制约?发展中国家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将得到何种启示?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认为,从长期看,劳工的过度保护和养老金制度带来的税收和政府财政压力确实对巴西经济形成了很大制约,但从巴西国内社会形势来看,目前还不具备推动这两大改革的政治环境。究其根本,还在于巴西近年来的经济危机引起了政治危机,并且在经济危机发生时没有及时找到应对之策。专家认为,拉美国家要想摆脱困境,需要加强政府引导,适时调整和升级自身产业结构,提高本国生产力,建立一个相对持续的经济增长点。

中国外交部公共外交咨询委员会委员、前驻哥斯达尼加、乌拉圭、哥伦比亚大使 汪晓源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副研究员 周志伟

为反对政府养老制度改革和劳动制度改革,巴西全国各州4月28日举行大罢工。圣保罗、里约、福塔莱萨等城市爆发抗议活动。(图片来源:法新社)

曾经的“潜力”市场 巴西经济发展轨迹为何偏离预期?

2001年,美国高盛公司首席经济师吉姆·奥尼尔(Jim O‘Neill)首次提出“金砖四国”这一概念,特指新兴市场投资代表。巴西与俄罗斯、中国、印度并称“金砖国家”,曾被认为是潜力巨大的新兴市场。

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高居拉丁美洲之首,除传统农业经济之外,生产、服务行业也日益兴旺,更在原材料资源方面占据天然优势,拥有铁、铜、镍、锰、铝土矿世界上最高蕴藏量。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巴西就已经进入了次发达国家的行列,20多年前就具备了冲击经济大国的基础条件。

但就是这样一个充满潜力的新兴市场,从2014开始陷入严重的经济衰退。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副研究员周志伟认为,巴西的经济发展的轨迹没有像大家预期的那样,主要因素有以下几点:

一是因为巴西的经济结构、产业结构存在很大的问题。过去十几年巴西经济发展速度较快时,主要依靠大宗商品大量出口带动。近年来大宗商品价格下降,国际对大宗商品需求量萎缩,对巴西的经济冲击很大。

二是巴西本国的投资能力不足。从投资率来看,最近几年来巴西一直徘徊在20%以下,并且逐年下降,这说明巴西本国的投资能力是欠缺的。这就需要外国投资的刺激,但从全球来看,世界各国都没有完全从经济危机中恢复。从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到欧债危机,全球经济都在持续萎缩。

自身投资能力不足、外部投资萎缩,再加上大宗商品需求下降,使得巴西经济出现大幅下滑。

2016年巴西的政治危机,使得国际对该国评级进一步下调,政治危机和经济危机形成了连锁反应。政治危机是由经济危机引起的,但是由于政治危机没有得到妥善解决,使得经济危机进一步严重。

2017年4月6日,布宜诺斯艾利斯标志性地标建筑“方尖碑”下的示威队伍。(图片来源:北京国际在线)

保护劳工权益 国家经济却“背了黑锅”

在周志伟看来,从巴西长远的经济发展来看,特梅尔政府把劳工政策和养老金改革作为两个主要改革重点,确实是因为这两部分对经济发展形成了较大制约。

从最近20年巴西的发展进程来看,即使是经济最繁荣的时候,也只有3%至4%的增长率。进入新千年之后,也就是2003年到2008年期间,即便是大宗产品价格居高位的时间段里,尤其是全球市场对大宗产品需求大幅增长的时候,巴西的经济增长率依然不高,这就证明巴西国内的投资环境一直没有得到很大的改善。

巴西劳动力充足,主要缺少高技能劳工。巴西是劳务输出大国,只对少数特殊工种的专业技术人才有一定的需求,而且为保护本国劳工权益,巴西工会组织、劳工部门和移民局对输入外来劳工控制十分严格。

此外,巴西政府制定了严格、细致的劳工法律法规,保障劳工权益。企业稍有不慎,就会陷入劳工纠纷或受到行政处罚,蒙受不必要的损失。

“劳工制度的保护、税收的繁重以及政府财政压力对巴西经济的发展形成很大的制约”。周志伟指出,这两年巴西经济下滑,已经无法维持以前的养老金和福利水平。对劳工的严格保护,也导致企业的生产成本提高,使得企业只能提高产品价格,失去了与其他国家产品的竞争力。此次劳工法的改革,就是希望尽量减少对本国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

然而,当前巴西社会形势还不具备推动这两大改革的政治环境。2016年巴西前总统罗塞夫被弹劾后,巴西国内的政治环境仍未稳定,改革在议会中获得的支持与反对并不理性。现在的巴西议会做决定,会带有严重的党派利益平衡色彩,也就是说他们做出的决定很可能不是从国家发展的层面理性讨论改革。

特梅尔从副总统转正后,民众支持率依然较低,而他现在想要施行的两项改革都是减少民众福利的政策,对于民众来说是实际利益的损失,肯定会不愿意。周志伟认为,从民众运动加上政治因素,这两项改革在巴西缺乏继续推动的政治环境。但是从长远来看,特梅尔推动的这两项政策都是有利于国家发展的。

大宗商品市场回暖为拉美走出经济衰退提供了助力。图为一辆集装箱货车停靠在巴西里约州伊塔瓜伊港。(图片来源:人民网)

法治化市场“缺席” 拉美经济陷入困境

在20世纪80年代之前,拉美国家在经济和政治上较普遍采取了国家资本主义的工业化体制和战略,在对外贸易上,则主要采取进口替代的贸易政策,并有一段经济增长时期。然而,由于拉美各国政府在其市场化改革过程中只是注意了国有企业的私有化和减少政府干预,而在市场经济运行所必需的法制建设方面着力不够,且步履维艰,导致一个法治化的市场经济一直未能在拉美各国成型。此外,拉美在具体经济政策的制定和实施上也有诸多失误,让许多国家陷入困境。

中国外交部公共外交咨询委员会委员,前驻哥斯达尼加、乌拉圭、哥伦比亚大使汪晓源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拉美国家经济发展其实各不相同。除了第一大经济体巴西,有些拉美国家,特别是环太平洋国家,通过与中国贸易发展迅速。乌拉圭是一个太平洋国家,出口产品包括牛肉、羊肉、酒类产品等。“乌拉圭驻华大使告诉我,现在乌拉圭出口牛肉的60%都是销往中国。”汪晓源说。此外,“灵猫六国”(CIVITS)之一的哥伦比亚经历了一段时间内战,现在国内和平进程良好。现在,哥伦比亚非常希望借此优势和契机,更多地同外部增加联系。

周志伟则认为,拉美经济总体来说存在很大的差异性。比如南美洲国家很多以资源出口为主,最近几年都呈现了萎靡的状况。环太平洋国家,比如秘鲁、智利等面向亚太市场的国家,经济较好。但是从整体上看,拉美的经济发展都不是很好。尤其是今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对拉美经济将可能形成更大冲击。这是由于拉美国家普遍对美国市场存在很强的依赖,特朗普的政策很可能会使本来经济不太好的拉美国家雪上加霜。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拉美有何启示?

一个国家发展到中等收入阶段(人均国内生产总值3000美元左右)后,如果不能持续发展,逐渐成为发达国家,就很有可能出现贫富悬殊、环境恶化甚至社会动荡等问题,导致经济发展徘徊不前,走入中等收入陷阱。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拉美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很多国家至今仍未看到走出陷阱的曙光,这给许多发展中国家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许多启示。

汪晓源认为,从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起的全球经济危机开始,全球经济情况都不太好。拉美国家受国际经济形势影响,情况不佳。许多拉美国家的出口产品以农产品、矿产品为主,他们非常希望找到一条出路,对于加强国际合作促进自身发展的愿望十分迫切。

在周志伟看来,应对中等收入陷阱,首先需要适时调整自身的产业结构,并及时对产业结构进行升级。过去,拉美国家政府在产业转型、产业升级方面缺乏强有力的引导。这就是最近几年全球经济下滑时,拉美国家会出现如此大经济滑坡的原因。在这一方面,中国政府更多强调经济结构转型、产业升级以及国际产能合作,这些对于拉美国家都是很好的经验。

另一方面,拉美国家需要提高生产力,进一步加大生产力要素的投入,通过教育带动全民素质提升,带动本国科学技术的发展,实现对经济创新的支撑。在科技创新方面需要加大投入,提高本国生产力的水平,会带动经济竞争力的提升,在全球市场中会处于领先的位置。虽然,有些拉美国家在教育和科学技术方面提出了一些政策目标,但落实都不够好,这与他们国家的经济发展轨迹是相关的。同时,这也体现出政府投资能力的欠缺。这些要素使得拉美国家经济受外部影响较大,这也使得拉美国家长期徘徊在中等收入国家区间,没有一个相对持续的增长点来突破中等收入的局限。

以巴西为代表的一些拉美国家拥有丰富的水资源,广袤的国土面积,丰富的矿产资源,却没有成为世界上的经济强国,甚至在经济危机爆发时一蹶不振,实在发人深省。经济学中有一个理论叫资源诅咒,是指丰富的自然资源可能是经济发展的诅咒而不是祝福,大多数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比那些资源稀缺的国家增长得更慢。经济学家将原因归结为贸易条件的恶化,荷兰病或人力资本投资不足等。拉美拥有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如果能够促进国内产业的转型升级,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经济复苏可待。

(编辑:泽勤)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