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朗脱欧 欧盟再添新伤?

发布时间: 2017-04-28 09:02:50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庞无忌 浏览次数: 评论:0

4月6日,捷克央行宣布取消兑欧元的货币上限,延续了三年半的抗通缩货币政策走向终结。捷克经济2012年进入全面衰退期,由于捷克是典型的外向型经济体,该国央行启用汇率干预政策,克朗紧盯欧元,以刺激出口、提振投资者和消费者信心。(图片来源:法新社)

走出通缩泥沼的捷克终于在“克朗紧盯欧元”制度实施三年半之后,选择与欧元“分手”。捷克克朗成为继瑞士法郎之后,又一个宣布与欧元脱钩的币种。捷克克朗与欧元一“挂”一“脱”的背后存在哪些缘由?这是否让矛盾丛生的欧元区再生波澜?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们认为,随着国内经济回升,捷克克朗选择与欧元脱钩并不让人意外,而且这一事件再一次印证了看上去高度一致的欧盟之下,有着一个个不同的小圈子和十分严重的分歧。这些不平衡和分歧又导致欧洲问题的关键——深层次结构性改革迟迟无法推进。

做客本期欧市经济茶座的专家有:

中国银行布拉格分行副行长 祁云

中东欧问题专家 孙扬

民生证券研究院宏观固收研究主管 张瑜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 崔洪健

出口占GDP 比重80% 捷克克朗与欧元挂钩助走出通缩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庞无忌报道】4 月6 日,捷克央行在特别会议上取消了兑欧元的货币上限,允许克朗浮动至更高的水准。捷克延续了三年半的抗通缩货币政策走向终结。

捷克央行从2013 年11 月份开始施行汇率干预政策,捷克克朗盯紧欧元,至此之后,捷克克朗兑欧元大约保持在27:1 的汇率上限。

欲了解克朗为何“脱欧”,需要先了解其与欧元挂钩的原因。中国银行布拉格分行副行长祁云指出,2013 年捷克的汇率干预政策是在一定历史背景下提出的。

彼时,整个欧洲陷入经济危机的泥潭。虽然爱尔兰、希腊、西班牙、葡萄牙和意大利等国的主权债务危机在当年有所缓解,但是欧债危机的阴影依然笼罩着欧元区,欧洲各国政府普遍都面临着降低失业率、削减债务、重筑信心等难题。

从政治上讲,当时的欧洲人民和政党最关心的是欧洲一体化进程是否可以继续,包括如何在欧盟内建立和完善财政体系、银行联盟以及如何向着政治经济一体化的方向迈出更大的步伐。

而捷克虽然是欧盟成员国,但尚未使用欧元,因此保留了自己独立制定货币政策的可能性。自2008 年全球经济危机以来,捷克经济出现明显下滑,2012 年捷克经济进入全面衰退期。

祁云表示,由于捷克是典型的外向型经济体,国内市场空间有限,而出口能够占到GDP 的80%,所以捷克央行开始启用货币政策来避免进一步通缩、鼓励生产、刺激出口、提高就业率、增强投资者和消费者信心。

而且当时,捷克经济整体表现好于欧洲。站在海外投资者的角度来看,民生证券研究院宏观固收研究主管张瑜指出,一边是高利率基本面相对稳健的捷克,一边是进入量化宽松周期,低利率、低币值且基本面平平的欧洲区,孰优孰劣不需赘述。

张瑜指出,由于经济基本面的相对优势,热钱涌入捷克,捷克央行想要稳定汇率,就需要买欧元卖捷克克朗,同时处于相对低估的捷克克朗能够利好本国出口,给捷克的整体经济修复和走出通缩创造良好的条件和背景。

经济基本面好转 克朗长期贬值或增加系统性风险隐患

与欧元挂钩成为一件顺理成章的事。那么这接下来的三年半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让捷克克朗选择“脱欧”?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健坦言,无论挂钩还是脱钩,都是一种技术性操作,欧元在欧洲是一个强势的国际货币。欧元区外的国家会根据当时的国际国内金融市场情况,通过与欧元的“挂钩”和“脱钩”来保持本国货币币值稳定,避免金融波动。

那如今的捷克经济形势如何?祁云指出,自汇率干预政策实施以来,捷克经济好转,逐渐走出衰退期。2015 年,捷克GDP增长达到4.3%,远远超过欧盟平均值2%。2016 年,尽管捷克经济增长速度放缓,但是仍然保持了高于欧盟平均值的增长水平。

数据显示,2017 年3 月份,捷克失业率创历史新低,通胀超额完成2% 的目标, 达到2.5%,这些都为提前结束汇率干预创造了有利条件。

如捷克央行行长伊日·鲁斯诺克所言:“我们决定终止汇率干预是基于以下事实——继续维持捷克克朗同欧元的固定汇率已经无法达到该政策的预期效果了。”

假设捷克央行未能在适当的时候停止汇率干预政策,使捷克克朗汇率长期贬值,捷克会面临什么问题?

张瑜指出,继续与欧元挂钩,一方面对于捷克央行来说成本巨大。经济基本面的比较优势和通胀水平的超常发挥,做多捷克克朗对欧元的交易将再度燃起,作为对手方的捷克央行压力巨大,且存在系统性风险的隐患。另一方面,单就通胀水平来看,经济热度继续提高,捷克可能出现,刚从通缩泥潭走出,又陷入通胀陷阱的尴尬境地。

祁云则解释说,如果挂钩政策不变,那么短期内捷克的出口量将会保持高位,但是长远来看,会有损捷克经济的发展。

首先,会打击生产者的积极性;其次,汇率带来的低廉价格虽会刺激捷克商品的出口,但会导致捷克生产商会满足于现有技术和生产水平,而放弃潜在的研发和技术革新尝试,最终影响其国际竞争力。

此外,长期汇率上限的设置同样对捷克的金融机构也有所限制,让捷克银行等机构失去对汇率相关产品的操作能力。捷克不少银行家表示,此次捷克克朗与欧元脱钩,其实是使得汇率回归市场常态,给捷克金融业带来的机遇大于挑战。

有脱有挂 欧洲国家反向决定凸显欧盟分歧

在捷克克朗脱欧之前,瑞士法郎也经历了一轮与欧元先挂钩再脱钩的过程。

2011 年9 月,瑞郎开始与欧元挂钩,但这一制度在2015 年1月突然结束,欧元兑瑞郎断崖式下跌,曾引发欧洲市场巨震。不过,这一次,捷克与瑞士的情况并不相同,市场反映也相对缓和。

祁云认为,无论挂钩还是脱钩,都是政府出于对本国人民和经济发展负责任的态度,而采取适当的货币政策。

不同之处在于对市场预期的影响。张瑜指出,瑞士法郎脱钩出乎所有人预料,市场反应不及,欧元兑瑞郎在2015 年1 月15 日消息确定当日大幅贬值16.8% 收于0.9991。

而捷克一方面央行行为有迹象,另一方面市场对最终脱钩有预期, 所以相对来说反应比较缓和,4 月6 日消息公布当天,欧元兑捷克克朗贬值1.59% 收于26.604。

除与欧元“脱钩”的捷克和瑞士之外,在欧债危机中表现非常危险的冰岛近日却提出冰岛克朗挂钩欧元。而芬兰虽然是欧元区国家,近年却开始考虑退出欧元区。

从更深层次来看,专家们认为,各国出于本国经济的需要而做出“反向”的决定,恰恰反映出,欧盟内部不管从财政政策,到货币政策、外交政策都充满了分歧。

专家指出,欧盟最大的问题在于经济发展与体制改革的结构性问题,而英国“脱欧”、民粹抬头等因素却使深层次改革无法推进。(图片来源:法新社)

低估对手高估共识 欧盟腹背受敌

中东欧问题专家孙扬解释说,从理论上讲,今天的欧洲,从货币到内政事务,分别为三个国家圈,欧元区、申根区和欧盟。欧盟27 国(英国除外),有相当一部分是欧元- 申根- 欧盟三位一体的;也有如捷克是申根- 欧盟-非欧元的二位一体;当然也有如塞浦路斯是欧盟- 欧元- 非申根的二位一体;更有如瑞士,列支敦士登,安道尔,圣马力诺,挪威等国,申根非欧盟。而这几个国家里,经济体量巨大的瑞士或较大的挪威,都还持有本币,其他都用欧元。欧盟内部形势十分复杂。

欧元区国家内也是矛盾重重。“不客气地说,欧元不过是换了票面的德国马克,因此必然使得欧元区的后进国家如希腊,葡萄牙等赤字重重”,孙扬说。不仅如此,欧洲的分裂势力也让各国政府的财政政策显得有些荒唐。

比如,法国的科西嘉省,中央政府为了保证分裂势力得到安抚,把全省40% 的人口都纳入政府财政支付对象(公务公职人员),这点与西班牙的巴斯克地区,英国的苏格兰地区和比利时的弗莱芒地区类似。因此新生经济体,中欧集团——维谢格拉德集团(以捷克、斯洛伐克、波兰、匈牙利为成员国的欧盟内小集团)开始从各方面抵制一体化。

如今,欧元已经变成了欧洲的一种避险货币。孙扬说:“当非欧元成员国经济表现不佳时,就锁定欧元,如冰岛克朗,罗马尼亚列伊,保加利亚列夫等。但一旦失业率降低,经济压力变小,就甩掉欧元。今天的捷克克朗,可能就是明天的克罗地亚库纳,匈牙利福林,或者波兰的兹洛迪。”

祁云认为,欧元区目前遇到的最大问题是经济发展与体制改革的结构性问题。欧盟作为一个超越国家的政治经济合作组织,深入的体制改革需要欧盟成员国自愿让渡更多主权,但由于各怀私心,各国民众和政党颇有微词,致使政府决策面临巨大压力。

此外,欧盟、甚至欧元区内各国经济发展极不平衡,很难让各成员国在经济利益上就一体化改革达成最大共识;欧洲央行的政策使得欧元区成员国背负了更多责任和义务,很多自己经济尚处在困难阶段的国家,还需要出资帮助其他国家度过危机,使得内部分化加剧。

另外,英国“脱欧”、各国民粹主义抬头、难民问题和恐怖袭击的困扰、加之欧盟庞大的官僚体系和现行决策机制掣肘,致使欧盟之内有效的、深层次的改革无法推进。

欧盟和欧元的概念,长期是健康的,但是这个机构本身的抗风险能力因为分歧,而变得很弱。孙扬指出,欧洲低估了自己的对手,又高估了价值观的共识,一体化研究强调“共同基准”却忽略了“国别课题”,导致今天的欧盟千疮百孔——被敌人捅完刀子后被自己人捅。长此以往,未加入欧元区的欧盟国家强势货币都半独立,留一堆“老少边穷”和欧元挂钩,欧元将更加辛苦。

“宝马虽好,但也拖不动没有轮子的拖车,捷克这次卸了欧元一个小轮胎,也再次地让人了悟欧洲的现实”,孙扬说。

捷克财长:克朗汇率波动对经济影响不大

捷克财长巴比什4 月20日表示,目前克朗汇率的波动对捷克经济无甚影响,而劳动力短缺正在严重影响捷克经济。捷通社报道,克朗汇率在当天一度跌至近27 克朗/欧元,这曾是捷克央行在本月初结束汇率干预之前的目标水平。有分析人士指出,导致克朗汇率下跌有若干原因,其中包括欧元在全球市场的坚挺及法国总统大选的不确定因素。另外,当天公布的捷克3月份工业价格数据低于预期也是原因之一。

(编辑:蔚酱)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