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法国教授讲述中法团队环保合作

发布时间: 2020-10-21 05:01:01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Patrick Giraudoux、李丽 浏览次数: 评论:0

编者按:近日,多场中欧峰会提及了双方在环境领域的合作(如中欧“绿色发展伙伴”)。欧时也特邀与中国研究团队有多年合作经验的法国生态学专家Patrick Giraudoux 教授讲述两国团队在生物多样性领域的合作。值得一提的是,Patrick Giraudoux 教授以滇金丝猴与包虫病为例,指出了生物多样性保护与传染病防治研究领域所存在的共性。在新冠疫情席卷全球的今天,此类合作既着眼未来、也具备现实意义。

【欧洲时报】Patrick Giraudoux 教授工作于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与法国弗朗什孔泰大学的科研混合单位“Chrono-environnement”实验室,该实验室主要侧重社会、经济与环境的研究,及环境和人类生态系统健康的关系。

19世纪,一些法国传教士来到茨中村(Cizhong)附近定居。 1895-1896年,苏里埃(André Soulié)神父在几公里外的茨姑(Tsékou)主持礼拜。正是从那里,他将一些当时还不为人知的金丝猴标本送到了法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目前该村庄仍保留了源于传教士时期的一座天主教教堂和葡萄园。(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由P. Giraudoux 提供)

2013年,云南财经大学成立“野生动物管理与生态系统健康研究中心”,由李丽教授领导的该中心也成为法国CNRS 支持的生态系统健康和环境经济生态学的国际研究团队(GDRI/EHEDE)的成员。研究团队汇集了来自六国的专家,Patrick Giraudoux 教授也在该中心担任顾问。

西藏高原上的石渠县日扎村进行着包虫病传播和国家防治计划效果的研究。

目前,该团队已在云南滇西北地区、西双版纳、普洱等开展了以野生动物管理(如滇金丝猴、亚洲象)为主题的“区域经济发展与社会经济生态系统”系列研究。

云南省仅占中国面积4%,却拥有着全国50%植物品种、25个少数民族,是是世界生物多样性的腹地。从仍有野生象的热带雨林,到栖息着众多特有物种的青藏高原(如藏狐,雪豹),云南的生态系统跨度达数百公里。在19 世纪,法国自然历史博物馆(MNHN)的研究者和巴黎的传教士也在云南物种描述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上千种植物、昆虫和数十种脊椎动物被发现、记录,其标本至今仍保存在法国自然历史博物馆,供两国科学界研究。

一些滇金丝猴生活在德钦县东部的白马雪山国家公园,那里距云南最高峰、海拔6740 米的卡瓦格博峰(Kawagebo peak)数十公里。

滇金丝猴(rhinopithèque deBiet)就是一个例子:它约有15个隔离的种群、总数不到3000只,栖息于云南三江并流地区、澜沧江(Haut-Mékong)和金沙江(Yang-Tse-Kiang) 之间的原始森林中,是云南和西藏自治区东南部的特有物种。

一只小滇金丝猴在吃地衣,这是它的主要食物。

直到2000年代初,滇金丝猴群的生存一直受到农业用地扩张(高海拔林带受影响)、偷猎和伐木的影响。得益于中国专家龙勇诚的努力,以及保护制度与自然保护区的建立,滇金丝猴数量目前正在增长。然而,当前的平衡现状仍受到人口压力和全球变暖的威胁,滇金丝猴可能会因此将栖息地转移到海拔更高的地区、且猴群会进一步扩散。中法研究者们正试图研究的是,猴群扩散有哪些后果?如何应对这一局面?(https://gdri-ehede.univ-fcomte.fr/spip.php?article12)。由李丽教授领导、Patrick Giraudoux 教授担任顾问的云南财经大学野生动物管理和生态系统健康研究中心旨在促进此类合作、应对云南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需求,以及中国野生动植物和生态环境健康的相关问题(https://gdri-ehede.univ-fcomte.fr/spip.php?article59)。

这一中心也是由法国国立科学研究中心(CNRS) 所支持、由勃艮第- 弗朗什- 孔泰大学的Chrono-environnement 实验室协调的 “生态系统健康和环境疾病生态学”(https://gdri-ehede.univ-fcomte.fr) 网络的成员。90年代初以来,勃艮第- 弗朗什-孔泰大学的科研人员就一直在与他们的中国同事合作,例如滤泡棘球蚴的传播生态研究。滤泡棘球蚴这种致命的寄生虫会引发泡型包虫病,在欧洲也常见。法国团队在汝拉山脉一带曾对其进行了大量研究;在中国西部地区,来自甘肃、宁夏、新疆医科大学的研究者,以及四川和青海疾控中心的多个团队也对该寄生虫进行了广泛研究。

滤泡棘球蚴不仅能通过狐狸、狗传播给人类,还会在田鼠、鼠兔等大量小型哺乳动物间传播,虽然后者无法直接将它传播给人类。因此,只有通过全盘了解与之相关的复杂社会- 生态系统,才能预防泡型包虫病感染。人类活动会塑造环境、间接影响携带寄生虫的野生动物和家畜种群的生态,而我们需要了解的是,这些活动是否会加速寄生虫的传播。

中法研究人员进行讨论,为第二天的实地研究做准备。(图片来源:廖沙供欧洲时报)

在岷山和六盘山北部、青藏高原东南缘的石渠县、藏族自治州和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尔泰山脉和天山进行的研究,有助于更好地定位疫源地、了解人类暴露于寄生虫威胁的社会生态条件。这些研究也为涉及14 个部委的中国包虫病防治计划提供了依据。该项目始于2005 年、目前仍在进行中,可称作是全球最雄心勃勃的政府包虫病防治计划。

同一个中法团队在生物多样性与濒危物种保护,以及传染病研究领域开展合作,似乎是件令人惊讶的事。但实际上,研究包虫病传播途径和滇金丝猴保护都遵循着类似的研究方法:

首先要了解物种所在生态系统的关键特征。这一方法在几年前已经被纳入“生态健康”概念(Ecohealth)中。“生态健康”研究人员致力于促进人类、动物和生态系统的整体健康,并研究物种健康与其环境之间不可分割的联系。一个基本原则是,在一个资源枯竭、污染和社会不稳定的星球上,我们是难以维持健康和福祉的。因此,研究员需要站在全球社会-生态系统的角度来通盘考虑,如何以可持续方式优化在生物多样性和健康领域所提供的服务。

这些工作是至关重要的。事实上,超过60%传染病来源于动物,新冠疫情就是一个例子。地球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社会人口危机,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遭到破坏,乃至于地球在中期内的宜居性都受到严重挑战。为了得出人类与其他生物可持续共存的模型,生态系统健康领域的国际合作是很关键的。法国山区与中国山区的社会生态系统比较研究有助于加强这方面的努力,并且在两国研究人员之间培养牢固的联系。

更多信息可参考:https://gdri-ehede.univ-fcomte.fr

Patrick Giraudoux:法国弗朗什孔泰大学生态学名誉教授、云南财经大学特聘教授

李丽:云南财经大学生态学教授

(编辑:李璟桐)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